全站头条 >>2019温州国际时尚文博佳发教育“10转9” 被“互联网+教育” 加出澜起科技私有化退市后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界面资本论坛」上交所原首席经济学家胡汝银: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2020展望

发布时间:2019-05-28 来源:

「界面资本论坛」上交所原首席经济学家胡汝银: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2020展望

以下为上海证券交易所原首席经济学家胡汝银演讲实录,未经本人审阅。

胡汝银在【界面资本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大家上午好!很高兴跟大家一起交流。2009年我和时任商务部的副部长一起,以及一批专家领导,承担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重点课题,就是《沪港金融中心建设研究》,我是这个课题报告的主执笔人。现在我讲到的一些内容,和我们当初的研究是密切相关的,这些研究到今天仍然是非常实用的。

我们知道2009年4月,有一个国院19号文。当时提出来,到2020年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去年的进博会习总书记给上海提出来三大新任务——其中第二条科创板试点注册制,它的作用就是支持上海的两个中心建设,一个是创新中心,一个是国际金融中心。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战略意义

什么叫国际金融中心?简单来讲就是应该有足够的广度、深度、质量、效率、流动性、开放性和全球领先的金融市场体系,发达的金融工具,金融机构签订了结算和支付体系,健全的法律监管,能提供全球金融服务的大型中心。

基辛格有个名言: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如果你控制了货币,你就控制了整个世界。

为什么我们要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如何保障自己的利益十分重要。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如何在保障自己的全球利益、保障自己的经济、金融、政治、军事安全方面进行布局非常重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恰恰是布局当中的一环。

另外,长期以来在国际交往尤其是经济交往过程当中,人民币一直边缘化,我们一直采用美元结算。美元结算导致什么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所谓特里芬难题。讲的是什么?讲的是美元要在全球进行结算,美国就必须通过贸易的逆差输出美元。另一方面要保证美元的币值稳定,就不能保证美元逆差,要保证美元的顺差。因此这里出现了特里芬难题。

特朗普这个民粹主义者,认为美国利益至上,是典型的重商主义思维。他就希望美国必须是顺差,没有逆差;多出口,没有进口逆差。包括原来的顾问班组那些人,确实是典型的重商主义思维。正是这个思维,促使他对中国挥舞贸易大棒。

因为特里芬难题,导致全球货币错配。很多新兴国家为了改善自己的国际地位,要不断地增加美元储备,这是美元在全球广泛应用的结果。所以现在特里芬难题也变成了美国的难题,变成了特朗普的矛盾。特朗普想保证美元在全球畅行无阻,但是又想美国没有贸易逆差,所以这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

要解决美元错配,对中国人来讲,那就是要让人民币变成全球结算储备货币,保证全球货币金融体系的平衡。要履行这样一个大国责任,要避免货币错配,就必须要发展以人民币为本位货币的国际金融中心。

这里大家可以注意到,比如说香港、新加坡、英国、伦敦,都在发展人民币的离岸市场。但是要解决人民币本币在全球的适当应用,一定要依靠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就这点而言,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是香港、新加坡和伦敦人民币离岸市场不可替代的。

因此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核心,就是充分利用中国的经济大国地位,利用人民币本币的地位,来建设发达的、文明的国内金融市场。在这个基础上实现金融市场的国际化、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将人民币作为跨境的贸易结算手段,作为储备手段,作为资产配置的手段,作为投资的手段。

如果我们要让人民币成为外国中央银行的储备货币之一,前提是他拿了人民币之后,就必须要配置人民币的金融资产,包括中国国债、其他固定收益产品、股票以及其他产品。

因此发展一个以人民币为基础的人民币投资工具,人民币作为本位的风险管理工具,发展一个非常发达的以人民币为基础的四大市场非常重要:人民币货币市场,以人民币为基础的固定收益产品市场,科创板、沪深主板市场组成的股权市场,另外就是衍生品市场。

从全球经验来看,英国成为日不落帝国,成为世界工厂,正是发展出一个发达的以英镑为基础的金融市场。在英法百年战争期间,英国最终靠它良好的政府信用、政府债权市场以及伦敦的金融市场作为支撑,最终在战争之中胜出。最终英国成为全球第一的发达国家。

美国在美元和华尔街支持之下,最终战胜了冷战的对手苏联。而苏联之所以败下来,有两大原因。一是政治扭曲、经济资源配置低效;二就是金融市场的极度不发达。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短板和制约因素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经济不断发展。今天中国要建设强大的国际金融中心,我们面对的短板和制约因素有哪些?

我概括为五大短板。第一个是中国金融体系的成长大大滞后于实体经济,缺乏一个完备的市场体系和金融中心;第二,金融体系本身的市场化程度不足,存在大量的行政干预。这些干预正是我们现在要深化改革的重点领域;第三,金融市场的国际化程度不足;第四,税收与法治环境不配套;最后是实体经济和市场本身比较脆弱。

现在中国正在经历贸易摩擦。我们的国际中心建设是否将被遏制?我认为没有人可以,除了我们自己之外。因此加大实体经济改革创新的力度,加大金融市场改革创新的力度,是我们未来的重点所在,是我们突出重围的重点所在。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基础优劣势比较我们比较一下最重要的指标。我们有大国的规模优势,但是我们在金融市场的自由度、市场化水平、国际化水平、市场的完整性、创新能力、市场效率、成熟度方面,都是远远落后的。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基本路径

我们要建设一个强大的金融体系,使人民币在全球成为广泛接受的货币,这非常重要。首先要有好的文化、好的制度、好的机制,第二要有好的实体经济,第三要有高质量金融体系,最后要有强势的人民币货币,这样才能够胜出。

如何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首先在金融体系基石和配套方面,必须要建造一个高效率、高质量的实体经济。

第二要在金融市场发展、金融体系发展的制度层面,建立“五化”:市场化、法治化、专业化、透明化、国际化的金融体系。

第三在市场体系和产品线层面,加大创新,加速做好本土的金融机构、金融市场。

第四在国际化层面,在做好实体经济、做好本土金融市场基础上,推动国际化。

第五在税收和法治监管环境层面上,做进一步的建设。

所以未来有两点。第一点,对于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最重要的、现在正在推进的就是强基固本,夯实实体经济基础、制度基础和现货市场基础。因此金融改革的重点,就是合理界定政府在金融市场中间的作用,界定政府在监管机构的边界,避免政府监管机构对市场管制过度。

第二方面先内后外,加大我们国内的改革创新力度,让我们国内的基础坚不可摧。只有这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才能够指日可待,谢谢大家!

进入【界面·财联社财经年会】专题

责编: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Copyright ©2019- 2019 http://www.0635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